山海昀烟

循此苦旅,以达天际。

发带同款不同色?
自古红蓝出cp…
一颗林秦糖,嗑吗?

张若昀0824生日快乐

还有一小时二十三分钟。我开始动笔。犹豫了一天,最后还是决定写点什么,来庆祝我陪你过的第一个生日。
说来惭愧,我入坑才八个月。去年十二月,法医秦明让我认识了你。还记得关注你微博之后更新的第一条就是一千万福利,“壮士,干了这杯!我们继续加油!”。到今天,作为你1393万微博粉丝中的一个,我觉得能够遇见你,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。
我今年十七岁,从十二岁开始断断续续喜欢了七八个明星,但你,是最让我着迷的。最开始,是因为颜才注意到你。后来,偶然间看到了你的文字,我开始觉得,你和别人不一样。你有你自己的世界——谁也走不进去。那里只属于你。“第一百条微博,我们谈谈理想:我的理想是面朝大海也面朝你,种植葡萄也生产诗歌,酿造美酒也酿造宿醉,养小孩也养狗,放飞风筝也放飞自己,每天都在同一条街上遛弯也经常环游世界,时时怀有一个无限大无限美好的梦,但是每天早上都要自己煎鸡蛋和煮咖啡。 ​”
很感激你,让我们见到了亲爱精诚的唐山海,鬼手佛心的秦明,青春热血的裴尚轩,忠于信仰的严颂声,深情腹黑的张显宗,妖艳霸气的风天逸,刘子固,潘子文,林恒,周卫国,刘志辉……你让我们见到,什么叫“千面人生”。你知道吗,在我们心里,有一个平行世界,在那里,糖堆继续执行任务进行卧底,秦喵继续为死去的人们伸张正义,奶裴继续为他的“不离场”奋斗着……剧结束了,可是他们的生活没有结束。希望真的有这样一个平行世界,那里没有离别没有死亡,所有人都能在zry48这个大家庭里平平安安的生活着,幸福美满的生活着。
花少里,你在船头哼歌,在草原转移长颈鹿,在纳米比亚拥抱猎豹,在巴西登上狂欢节花车,在澳洲蹦极,在海滩冲浪,在土著民居里射箭,在靶场射击,为大家做饭,搬行李,平时斗嘴捧哏也少不了你。你甚至觉得,妹妹们闹矛盾是因为自己的行程安排不好——因为你是导游。最后,所有人都在夸你:“心思细”“会照顾人”“像大哥哥一样”……这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候,因为我们喜欢的人,也得到了别人的认可。你说“长度可以用身体丈量,温度只能以记忆。花儿与我们,繁华与荒凉,去见证。”,我相信,这趟旅程,收获的不只是沿途的风景,还有伙伴间的温暖。
而立之年近在眼前,愿你平安喜乐,幸福无忧,保持那颗赤子之心,永远做个少年。

“我忘了 哪年哪月哪一天
你突然 走进我小小的世界
温暖笑脸 从来不曾变
再没有人比你更耀眼
有人说 爱你不过三两天
却看见 你在我梦里出现
没有终点 也没有条件
我喜欢看你飞扬笑脸
你是我的感情我的信仰
永远都不能遗忘
用爱编织成翅膀向你飞翔
让幸福围绕在你身旁
你是我的天空我的力量
闪耀不寻常的光
就算为你而变我也不后悔
亲爱的请你一直这样
展翅翱翔”

亲爱的昀昀@张若昀 ,祝你二十九岁生日快乐。#张若昀0824生日快乐#

2017.8.23 23:31

零零散散说了这么多,就是想表达你哥真的很好,结果到最后自己也不知道说的是啥…辣鸡文笔请见谅

突如其来的情侣装🤦🏻‍♀️
感谢二位治好我多年的密集恐惧症🤷🏻‍♀️

0722微博更新

嘿,张松。
每次到现场见到你,我都这么叫你一声,你总是似懂非懂的摇晃着脑袋。除了啃个西瓜苹果,也没见有什么别的事能让你着迷。
当然,跑起来又是另一回事了。每次三二一开始的时候,你立起耳朵,前蹄不停的刨地,身上每一块肌肉每一根血管,都躁动起来,只等一声令下,就跟着我一骑绝尘,征战“沙场”。
在咱们剧组,没有马能跑的过你,就像没有人能打得过霍去病。
嘿,张松。
咱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,我还不会骑马呢。第一次试图骑着你狂奔,你起步一个冲刺,我在你背上就是一阵东歪西倒,吓得剧组的马队师傅一阵紧张。
这一年你一共摔过我四次,我都记着呢。可我总觉得你每次把我摔下来之后,都像很抱歉的那样停在我的身边,不乱走也不乱动,低着个头看着我,像看个蹒跚学步的孩子,又带着点不好意思似的。所以我也不害怕,每次总是不服,摔就摔,干脆拍拍土就再爬上马背,再一起狂奔。我总觉得你好像为了弥补刚才摔了我似的,跑的格外卖力。
我这么自作多情,当然也不好记恨你什么。
嘿,张松。
咱们现在也是一起能跑能跳能起扬,敢下山坡闯火门的搭档啦。别的马都在后面跟着咱们呢,别的演员都要靠咱们带呢。
你知道什么是英雄吗?就是一群铁甲骑士里,冲在最前面那个。有一个小男孩从小就是这么觉得的,可遇到你之后,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真的是啊。
塞外冬季的朔风,吹的马背上的人眼泪流。
管他呢,血在烧啊!
嘿,张松。
我在塞外的戏份终于杀青了,这意味着明天你不会在草原上见到我。我要走了,而你肯定不知道什么叫做“杀青”。
他们说杀青回去之后,要重新调校你了。虽然我们配合的很好,但是你将来会遇到另一个骑手,不能把跟我一起养成的坏习惯一起带下去。
他们说你现在不喜欢被别人骑了。我不在,别的演员骑你,一天就被你摔了两次。
所以到时候你肯定不会记得我了。你不会知道什么叫张若昀,什么叫霍去病。不记得所有的血脉喷张,也不记得所有的遗憾迷茫。
真羡慕你啊。
嘿,张松,再见了,伙计。


真的好想哭啊。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,张生依然是那个有梦有酒的诗人。